当前位置:死亡保险-保险赔偿金如何领取情感注射艾滋血液报复情人
注射艾滋血液报复情人
2022-08-05

陈和平是武汉某证券公司的金牌操盘手,然而就在他出国进修之际,女友却投入上司加好友陈雨的怀抱。得知真相后,陈和平陷入了癫狂。他想出了将艾滋病人的血液注射进情人体内的恶毒计划,企图达到报复情人的目的……

出国前将恋人托付好友

2002年7月25日下午休市后,武汉市某证券公司操盘手陈和平照例上了qq。陈和平1963年出生,曾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,儿子由前妻抚养。离异后,他一直沉浸在孤独的阴影里。

正当他百无聊赖时,一个名叫“天使之爱”的女子主动加了他。“天使之爱”名叫唐文彬,1969年出生,在武汉某图书馆当会计,丈夫在铁路部门工作。由于唐文彬平时工作不忙,再加上与丈夫聚少离多,喜欢浪漫的她精神空虚。很快,两个在情感上都想寻找依靠的人互相安慰,一见如故。

2002年8月25日,陈和平和唐文彬见面了。高挑秀丽的她一袭淡蓝色碎花连衣裙,格外动人,陈和平的心一下子被抓住了。2002年11月,唐文彬与丈夫离婚后,与陈和平正式开始同居。

爱情得意,事业也一帆风顺,头脑灵活的陈和平成为公司的操盘骨干。2006年10月,陈和平被公司派到美国学习几个月。得知这一消息后,陈和平又喜又忧。陈和平心事重重的样子没有逃过唐文彬的眼睛,在唐文彬的再三追问之下,陈和平告知了实情。

一次,陈和平和上司陈雨吃饭。时年38岁的陈雨精通财会,业余时间也喜欢炒股,两人很快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。一次,陈雨在外面喝醉了酒,被几个歹徒拦住抢劫,正好被陈和平碰上。陈和平挺身而出,救出了陈雨,自己的胳膊却挨了一刀。经历此事后,陈雨便把陈和平当成救命恩人,两人关系更是近了一层,亲如兄弟。聊天时,陈和平说:“我一出国,从女友那借了30万元买的股票咋办?”

听了陈和平的话,陈雨建议,可将股票账号直接交给自己买卖。陈和平表面上说是个好办法,但内心觉得此举太过冒险,陈雨毕竟是个外人;虽然唐文彬也懂股票,但终究不专业。陈和平终于想到一个万全之策。何不将账号交给唐文彬操作,请陈雨来指导呢?这样既保证了资金的安全,又保证了正确的操作。

不甘寂寞恋人投向友人怀抱

不久,唐文彬依依不舍地送别了陈和平。陈和平走后,唐文彬牢记嘱托,决定好好操作股市上的30万元钱,给情人一个惊喜。因此一有时间,唐文彬就跑到陈雨那里,细心向陈雨讨教。

第一次看到唐文彬,陈雨就被她的美貌所迷住,如今有了朋友的托付,因此格外卖力。2006年12月,股市全线飘红。唐文彬购买了陈雨推荐的几支股票,不到两个月就赚了8万。唐文彬非常高兴,主动打电话请陈雨吃饭。酒过三巡,陈雨的话多了起来。原来,陈雨的婚姻并不如意,他跟妻子已经分居快两年了,因为孩子和房子的问题一直没有办理离婚手续。

2007年1月12日,唐文彬起床后觉得头痛难忍,去医院检查,白细胞只有2万,正常情况下是20万,医生怀疑是患了白血病。

此时陈和平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,绝望之余,唐文彬想到了陈雨。在陈雨的安慰下,唐文彬再次做了检查。结果是化验师粗心,少打了一个零。唐文彬仿佛从鬼门关走过一般,在陈雨的肩头大哭起来。

2007年“七夕”,唐文彬正无聊,却接到了陈雨的电话,邀请她去看电影。那晚,两人一起走进了一家宾馆……

出国前,陈和平和唐文彬约定每晚上网视频聊天。但是,渐渐地,陈和平发现,唐文彬上网的时间越来越不固定,次数也越来越少。

自从跟陈雨突破了底线后,唐文彬在心底对两人进行了比较。陈和平性格沉稳,感情内敛,而陈雨浪漫,激情四射,唐文彬的心不知不觉向陈雨倾斜了。

兄弟反目心生报复念头

2008年情人节那天,回国的陈和平特意在家里做了可口饭菜,并打电话通知唐文彬早点下班回家。唐文彬却说单位临时加班,让他先吃。陈和平吃完饭后,一个人闷闷不乐地到离家不远的江滩散步。

当他路过一家咖啡馆时,却发现了陈雨和唐文彬,两人表情非常暧昧。陈和平冲上去狠狠给了陈雨一拳,两人扭打起来,直到110赶到,才将两人拉开。

第二天,陈和平的恋人被陈雨抢走的消息一下子传遍了单位。陈和平羞辱难当,一气之下,辞职离开了公司。

看到心爱的恋人被自己要好的兄弟抢走,陈和平心里气愤难平。随后,陈和平在网上公开了唐文彬与陈雨的关系,他又写了一封举报唐文彬生活作风问题的材料,寄给了图书馆馆长。唐文彬知道后,和陈和平大吵了一顿,从陈和平的家里搬了出来,彻底跟陈和平分手。

唐文彬的离开,给陈和平的打击很重。此后,陈和平也不找工作,除了喝酒就是上网。2008年4月3日,陈和平突然看到一则艾滋病感染者痛苦的内心独自,一个恶毒的念头在脑海闪现:艾滋病病毒通过血液传播和性传播,如果把艾滋病人的血注射到唐文彬的体内,再让她通过性传播感染上陈雨,不仅两个人都受到惩罚,而且自己也做得神不知鬼不觉。想到这里,他偷偷冷笑了一下。

可去哪里找艾滋病毒携带者呢?即使找到又怎么采集呢?陈和平最后终于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——

2008年4月5日,陈和平上网查到,某市一城镇是全国艾滋病防治示范区,有一批人曾经因为卖血而感染了艾滋病。

陈和平来到该镇上,与摩的司机张某聊了起来。“我是黄石科研所的干部,我们所里要找一位艾滋病人进行研究,同时给予资助。”听了陈和平的自我介绍,张某自告奋勇地将他带到了一位包姓艾滋病毒携带者家里,在得知陈和平的来意后,包女士让陈和平抽取了两毫升血,陈和平支付了200元费用。拿到血液后,陈和平的心直跳,他小心翼翼地将血液装在密封的玻璃试管里,返回了武汉。

回到家后,他赶紧上网查资料,却得知,艾滋病毒离开病人身体后,常温3小时就会死亡,气急败坏的他只得将血液扔掉。

仇恨的种子一旦种下去,就会迅速生根、发芽。第一次采血的失败,并没有动摇陈和平的信心,他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报复机会。

2008年4月8日上午,陈和平给唐文彬打电话说:“我股票赚了,可以把你的30万还给你了。你晚上到我家来商谈还款之事。”要钱心切的唐文彬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

安排好唐文彬后,陈和平立即打电话通知张某,让他来武汉。原来,张某看到包女士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200元钱,于是对陈和平称,自己也是艾滋病患者,希望能得到资助。陈和平留下了张某的手机号码。“我给你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,一个月包吃包喝1000元工资,但你要马上到武汉来面试。”听说有这样的好事,张某十分高兴,当晚7点,便赶到了武汉,陈和平抽取了一针管血液,并进行了妥善保存。

晚上8点,唐文彬准时来到陈和平的家里。陈和平摆好几样菜,还买来唐文彬最喜欢喝的红酒。陈和平温柔地说:“文彬,是我没照顾好你,才令你离开了我,对不起。你放心,你的钱我一定还。”听陈和平这样一说,唐文彬反倒觉得十分愧疚。想起陈和平的种种好处,唐文彬十分后悔。两人边吃边回忆过去6年走过的岁月,说到动情处,两人都流下了眼泪。“文彬,我一直深爱着你,你能回到我身边吗?”听着这动情的表白,唐文彬也动容了,两人激情地拥抱在一起……

凌晨,陈和平下床拿针管,还没下手,唐文彬却醒了。惊慌之下,陈和平连忙将针管扔向窗外……

2008年4月15日,是唐文彬规定陈和平还款的最后日子。这天,唐文彬和哥哥等一行六人,找到陈和平。陈和平坚持说没钱。唐文彬警告说:“你如果再不还款,我将去起诉,申请强制执行。”情人的冷漠无情,再次激起了陈和平心中的仇恨,他决定实施最后的报复。

艾滋第一案震惊全国

4月18日上午,陈和平决定实施第三次计划,他打电话给唐文彬:“我的一位同学同意借10万元给我,不过在武汉郊区,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吧。”听后,唐文彬欣然答应了。

下午四点,两人到了武昌火车站后,陈和平并没有去郊区的意思,而是买了两张张某所在城镇的火车票。陈和平解释说:“同学刚说今天下午他要去办事,你不是急着要钱吗?我们现在就去找他!”唐文彬左右为难,也只得跟着陈和平一起去了。

上卫生间时,陈和平偷偷打电话给张某,说:“我正在火车上,我们需要2毫升艾滋血液做研究,你赶紧到东风旅社等我,事成后,我给你500元钱。”

到后,唐文彬并没有见到陈和平所说的同学,一想起陈和平在火车上的神秘举动,她急忙打电话给哥哥,并强烈要求回武汉。陈和平怎会放弃这个报复机会,他紧紧拉住唐文彬,两人便打了起来。情绪激动的唐文彬拿起电话要报警,陈和平这才作罢,两人当晚又乘车赶回武汉……

陈和平抽取艾滋病人血液的行为,早就引起当地艾滋病防治机构温馨家园负责人的注意,就在这天晚上,该负责人来到市疾控中心,汇报了神秘武汉人非法采集艾滋血事件。该市疾控中心马上将此事向市政府相关领导汇报。24日,该市成立了专案组。

25日晚,在武汉警方的配合下,当地警方将陈和平顺利抓获。